河南省富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歡迎您!   富通新能源服務熱線:13409999881(賀經理)
富通新能源 > 動態 > 生物質鍋爐新聞動態 > 生物質燃料轉化利用技術的現狀、發展與鍋爐行業的選擇

生物質燃料轉化利用技術的現狀、發展與鍋爐行業的選擇 木屑顆粒機|秸稈顆粒機|秸稈壓塊機|木屑制粒機|生物質顆粒機|富通新能源 / 20-08-08

   摘要:介紹了生物質成型、生物質氣化、生物質液化及熱解多聯產等幾種常見的生物質轉化技術。分析了生物質燃料在鍋爐行業中的利用現狀及存在的主要問題,并指出鍋爐行業未來應立足生物質燃料的發展,并朝著原料綠色化、生產清潔化和產品智能化的方向發展。  
0、引言
   工業鍋爐是重要的熱能動力設備,在國民經濟發展及人民生活中起著不可或缺的作用。當前我國工業鍋爐以燃煤為主,年耗煤量約占全國煤炭消耗總量的1/5,污染物排放總量僅次于電站鍋爐[1]。
   隨著國家對環保要求的日益嚴格,污染物排放嚴重的中小型燃煤鍋爐在我國將逐漸淘汰,被天然氣、電力或生物質等新能源為燃料的高效節能環保型鍋爐所替代。
   作為一個農業大國,我國生物質資源豐富,能源化利用潛力巨大。全國可作為能源利用的農作物秸稈及農產品加工剩余物、林業剩余物和能源作物、生活垃圾與有機廢棄物等生物質資源總量每年約4.6億噸標準煤。生物質作為一種含碳、固體形態的可再生能源,其熱轉化利用技術、設備與煤炭具有相似性,且生物質氮、硫含量低,污染物排放要遠低于燃煤。因此,大力發展生物質燃料鍋爐將有助于緩解燃煤帶來的環境污染問題。
   我國政府歷來重視生物質能的開發利用,并將其作為能源領域的一個重要方面,納入了國家能源發展戰略。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印發的《關于促進生物質能供熱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指出:到2035年,生物質熱電聯產裝機容量超過2500萬千瓦,生物質成型燃料年利用量約5000萬噸,生物質燃氣年利用量約250億立方米,生物質能供熱合計折合供暖面積約20億平方米,年直接替代燃煤約6000萬噸[2]。鍋爐是生物質燃料利用的主要設備,也是我國節能減排的主戰場,鍋爐行業必須緊跟新時代要求,加快實現原料綠色化、生產清潔化和產品智能化。
1、生物質燃料轉化技術現狀
   生物質資源來源廣泛,理化特性各具特色,轉化技術也多種多樣,包括物理方法、熱化學方法和生物化學方法等,可得到的產品包括:成型燃料、生物燃氣、生物油、生物炭、沼氣、燃料乙醇、生物柴油等。下面主要介紹幾種與鍋爐相關的生物質燃料轉化技術。
1.1生物質成型技術
   與傳統化石能源相比,生物質具有資源分散、能量密度低、容重小、儲運不方便等缺點,造成運輸成本較高,嚴重制約了生物質能的大規模應用。生物質壓縮成型技術是生物質能的一種簡單、實用、高效的利用形式,可以大大提高生物質能量密度,便于儲存和運輸,為高效利用農林廢棄物提供了一條新的途徑。生物質在擠壓成型后,密度可達0.8~1.3kg/m3,能量密度與中熱值煤相當,非常適合作為鍋爐的燃料[3]。
   生物質固化成型技術主要分為輥模擠壓式成型(包括環模式和平模式)、活塞沖壓式成型(包括機械式、液壓式)和螺旋擠壓式成型等幾種主要型式,工作原理分別如圖1、圖2和圖3所示。其中的輥模擠壓式成型可以實現自然含水率生物質不用任何添加劑、粘結劑的常溫壓縮成型,生產率較高,是規;、產業化發展的重點。國外輥模擠壓式成型機設備制造比較規范,自動化程度高,生產技術已基本成熟,關鍵部件壽命達到1000h以上,生產率達到2t/h以上,已實現規;唐飞a。但是,這些成型設備是以木屑等林業剩余物為主要原料,且設備價格高,并不適合我國以秸稈為原料的國情。
   近年來,由于國家對秸稈能源化工作的高度重視及相關政策的支持,我國生物質固體成型燃料技術取得明顯的進展,生物質成型技術及成型壓制設備也逐漸成熟,成型機械的能耗、關鍵部件使用壽命達到了大規模生產的要求。2016年建設農作物秸稈固化成型工程合計1300多處,成型燃料年產量達653萬噸;林業三剩物固體成型燃料年產量約250萬噸,總計900萬噸左右[4]。此外,農業部和地方政府陸續發布了《生物質固體成型燃料技術條件》、《生物質固體成型燃料質量分級》、《生物質成型燃料鍋爐》、《生物質成型燃料鍋爐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等相關標準,為生物質成型燃料鍋爐專業化、規;彤a業化發展打下了較好的基礎。
1.2生物質氣化技術
   生物質氣化是利用空氣中的氧或其它含氧物作氣化劑,在高溫條件下將生物質燃料中的可燃物轉化為可燃氣(主要是氫氣、一氧化碳和甲烷)的熱化學過程。生物質原料揮發分高達70%以上,受熱后在相對較低的溫度下就可使大量的揮發分物質析出,因此,氣化技術非常適用于生物質原料的轉化[6]。生物質氣化得到的燃氣既可作為清潔燃料,又可作為費托合成液體燃料的原料,在電力供應、熱能生產、化工合成、金屬冶煉等領域均有廣泛應用,因此氣化技術是目前國內外競相開發的重要生物質能技術。
   根據所使用氣化劑的不同,生物質氣化可分為空氣氣化、氧氣氣化、水蒸氣氣化、氫氣氣化等。出于成本考慮,一般采用空氣氣化,但所產生的燃氣熱值較低,一般在5~6MJ/m3[7]。氣化爐是生物質氣化技術的核心設備,按設備運行方式,生物質氣化爐可分為固定床、流化床和氣流床。其中固定床和流化床是比較常見的兩種氣化爐型式。固定床氣化爐分為下吸式和上吸式(如圖4),流化床氣化爐分為鼓泡流化床和循環流化床(如圖5)。不同氣化設備的技術對比如表1所示。通常,固定床氣化爐結構簡單,操作方便,適合較小規模和對燃氣品質要求不高的場合,如戶用或農村集中供氣;而流化床特別是循環流化床氣化爐適合大規模連續生產,如發電或制合成氣。
   我國生物質氣化技術研究始于20世紀80年代初期,目前已研制出可用于戶用、集中供氣和發電的各種類型氣化設備,擁有成熟的燃氣鍋爐供熱、內燃機發電等技術。其中,氣化集中供氣已在山東、遼寧、吉林、安徽等十幾個省市推廣,MW級氣化發電技術設備實現了出口,生物質氣化合成液體燃料技術也已完成了千噸級的示范。
1.3生物質液化技術
   20世紀70年代爆發石油危機后,可以直接從生物質得到液體燃料的生物質熱解液化技術迅速發展。生物質熱解液化是指在中溫(500℃左右)和缺氧條件下使生物質快速受熱分解,熱解氣體再經快速冷凝得到以液體產物(生物油)為主的熱化學轉化過程。在合適的條件下,生物油的最高產率可以達到70%以上。
   國外在生物質熱解液化研究方面起步較早,所開發的鼓泡流化床、循環流化床、旋轉錐和真空反應器等技術均實現了較大規模的應用。其中流化床熱解裝置的最大處理量達到200噸/天,所生產的生物油用于熱電聯產。我國從1995年開始發展該技術,目前已有多家單位研發熱解液化技術,但大多停留在實驗室階段。其中,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建立了年產10000噸生物油的生物質熱解制備生物油應用示范工程,華中科技大學開發了移動式生物質液化技術,可有效解決生物質資源低成本收集和高值化利用問題。
   表2給出了生物油與重油基本特性對比。生物油熱值(LHV)為13~18MJ/kg,約為重油的一半,可以作為鍋爐、柴油發動機和燃氣輪機的燃料,比直接燃燒生物質要高效、清潔。但同時生物油中的氧含量較高,還含有15%~30%的水,所以生物油往往表現出強酸性、高粘度、低熱值和品質不穩定等特性,使生物油的推廣應用受到了很大的限制。除用作燃料外,生物油還可作為大規模氣化、制氫的原料及用于提煉高附加值的化學品。此外,生物油中的羧酸含量一般在15%左右,主要是乙酸、甲酸和丙酸,還含有少量的苯甲酸,是制備有機酸鈣鹽的合適廉價原料。華中科技大學利用生物油和鈣基吸附劑制備出富含有機酸的“富鈣生物油”,可作為有機酸鈣鹽的替代品,用于爐內氮硫污染物的聯合脫除,圖6為不同溫度下富鈣生物油對SO2及NOx的聯合脫除效率,其最大脫硫效率超過90%,脫硝效率約60%[8]。
   催化調質與分組富集、熱解氣凈化與品質提升等技術實現對目標產物的精確調控和高效提質,同時實現炭、氣、油的高效、高值化多聯產,以及氣、電、熱多聯供,該技術工藝流程如圖7。以秸稈為例,炭產率≥35%,熱值≥20MJ/kg;熱解氣產率約25%,熱值≥12MJ/m3;生物油產率≥30%,富含糠醛、苯酚等物質。其中,品質優良的炭可作為燃料炭、生物炭和活性炭;中高熱值的燃氣用于集中供氣、發電,余熱用于供熱;富含有機成分的液體產物可以作為化工原料,從而實現了低品位的生物質資源向高附加值的能源和化工產品的轉化和利用。與現有技術相比,該技術生產強度提高4倍以上,能耗降低50%。
   目前已在湖北鄂州、天門、孝感、赤壁等地建設20多處生物質熱解多聯產技術示范點,每個示范點的供氣規模1000~6000戶,經濟與社會效益明顯。因其先進性和優異的環保性能,該技術獲得2014年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頒發的“全球可再生能源領域最具投資價值的領先技術藍天獎”。同時“一種連續式生物質熱解炭氣油多聯產系統”獲得第十七屆中國專利獎優秀獎。該技術現作為國家“綠色能源示范縣”以及“新能源示范城市”等建設的主推技術之一,將很快在全國多地推廣應用。
   因此,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各種生物質燃料轉化利用技術已比較成熟,已基本滿足工業鍋爐燃料供給的需要。目前各項技術推廣應用的主要障礙是技術的經濟性和市場競爭力不足。根據生物質原料自身特點,有必要改變單一產品為主的轉化利用模式,積極尋求利用價值最大化的轉化技術,綜合化、高熱值、多聯產的資源化利用應是生物質燃料轉化技術的發展方向。
2、生物質燃料鍋爐技術現狀及存在的問題
   近年來,我國的生物質燃燒技術有了很大的發展,研發了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生物質燃燒技術及設備。但從整體來看,我國生物質燃料鍋爐系統設計理念、技術還不夠先進,在運行、管理、污染物控制等方面還存在諸多問題。
   生物質燃料在鍋爐中應用的主要形式包括:生物質固體燃料燃燒,生物燃氣燃燒及生物油燃燒。下面分別闡述生物質燃料鍋爐技術現狀及存在的問題。
2.1生物質固體燃料燃燒
   按照燃燒方式的不同,生物質固體燃料燃燒技術可分為層燃技術、流化床燃燒技術及懸浮燃燒技術。層燃技術主要包括鏈條爐、往復爐排爐及振動爐排爐,適用于燃燒含水率較高、顆粒尺寸變化較大的生物質燃料,具有較低的投資和操作成本。國外生物質層燃技術的發展已比較成熟,其中具有代表性的產品有丹麥的“雪茄型”捆燒爐[9]及比利時的溫克生物質爐。我國也有許多研究單位開發出了各種類型的生物質層燃爐,并針對所使用原料的燃燒特性對爐膛結構進行優化,包括雙燃燒室結構、閉式爐膛結構及其他結構[10]。流化床燃燒技術具有燃料適應性廣、燃燒溫度低、有害氣體排放少、負荷調節范圍大等一系列的優點,很適合燃燒水分大、熱值低的生物質燃料。目前,國外采用流化床燃燒技術開發利用生物質能已具有相當的規模。美國GE公司及愛達荷能源公司分別研制出100t/h的大型燃廢木循環流化床發電鍋爐及50t/h的蒸汽鍋爐[11]。
   我國自20世紀80年代末開始,對生物質流化床燃燒技術也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國內各研究單位與鍋爐廠合作,聯合開發了各種類型的生物質流化床鍋爐,投入運行后效果良好,還有大量產品出口到了國外,這對我國生物質能的利用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例如華中科技大學根據稻殼的物理、化學性質和燃燒特性,設計了以流化床燃燒方式為主,輔之以懸浮燃燒和固定床燃燒的組合燃燒式流化床鍋爐[12]。試驗研究證明,該鍋爐具有流化性能良好、燃燒穩定、不易結焦等優點,已獲得國家專利。此外華中科技大學還研究開發了生物質與煤流化床混燒技術,并為廣西某糖廠研發了一臺35t/h蔗渣與煤混燒循環流化床鍋爐,如圖8所示。懸浮燃燒技術主要適用于燃燒粉體生物質燃料,燃燒強度及溫度較高,可達到較高的燃燒效率,同時可實現負荷快速變化和高效控制。但由于燃燒溫度較高,其NOx排放控制需要特別關注。燃燒器是確保生物質粉體高效低NOx燃燒的關鍵,由于生物質與煤燃燒特性存在巨大差異,常規的煤粉燃燒器并不適用,因此需要從生物質本身的燃燒特性出發,設計專用的生物質燃燒器,圖9為針對生物質粉體燃料研發設計的低NOx燃燒器結構示意圖。
   近30年來,盡管我國在生物質固體燃料燃燒利用技術方面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是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很大差距。目前國內生物質鍋爐設計多為套用燃煤鍋爐,并未根據生物質燃料特性進行相應的鍋爐結構和配風設計。因此在鍋爐燃燒效率及污染物排放控制方面與國外先進水平有一定差距,無法滿足差異化市場需求。
   就給料系統而言,我國尚未形成完善的生物質燃料市場供應體系,送入鍋爐的生物質燃料種類繁雜,特性各異,因此生物質鍋爐給料系統的自動化程度不高。同時由于生物質含水量較高,容易造成給料系統堵塞卡死。利用煙氣余熱對入爐燃料進行干燥將有助于改善生物質燃料的輸送特性,同時還有利于降低排煙損失,提高鍋爐效率。另外,生物質燃料揮發分含量高,且易于著火,運行過程中極易出現回燃現象,為保證鍋爐設備安全運行,對于層燃爐需要在進料口加裝隔板,同時調整配風;而對于流化床宜采用兩級進料的方式,并加大送料風。
   對于煤改生物質的工業鍋爐,往往會導致鍋爐結構與生物質燃料特性不匹配,燃盡困難,燃燒效率低,因此需要對爐膛結構進行針對性改造。具體改造措施為:提高前拱角度,降低后拱高度、縮短后拱長度,同時采用分級配風,提高爐膛有效空間,保證揮發分的充分燃燒,進而提高燃燒效率。
   此外,生物質中的堿金屬還會引起鍋爐受熱面的積灰、結渣和腐蝕,直接造成鍋爐壽命和熱效率的降低;同時堿金屬還易引起床料的聚團、結渣破壞正常流化,使燃燒工況惡化。在生物質燃燒利用過程中,通過降低燃料中堿金屬含量的比例(與煤混燒或適當預處理手段),設法提 高燃料灰分的熔點(加入添加劑),抑制堿金屬的揮發性,以及在保證鍋爐正常運行的情況下,通過調節一二次風配比或采用煙氣再循環適當降低燃燒溫度,是防止生物質鍋爐積灰、結渣和腐蝕問題的有效途徑。另外對于流化床鍋爐,選用合適的床料(富含抑制聚團燒結元素,如Fe、Al等),及時排出大渣,保證均勻流化也是一種有效減輕結渣的方法。生物質燃料與煤的另一個顯著不同在于生物質中的氯含量較高,氯在生物質燃燒過程中的揮發及其與鍋爐受熱面的反應會引起鍋爐的腐蝕。針對氯腐蝕問題,主要的防制措施有:合理調整燃燒工況、選用耐腐蝕的受熱面材料、加入適量的吸收劑脫氯及加強吹灰等。
2.2生物燃氣燃燒
   生物燃氣燃燒主要是指生物質原料或生物質成型燃料首先通過氣化爐產生可燃氣,然后再將可燃氣送入鍋爐進行燃燒。該技術燃燒效率高,且易實現清潔燃燒。燃燒產物經除塵、脫硫后可達到煙塵小于20mg/m3,NOx小于200mg/m3(O2=3.5%),SO2小于50mg/m3,達到天然氣燃燒排放標準,因此,生物燃氣燃燒技術備受發達地區青睞[11]。國外生物燃氣燃燒技術主要應用于水泥窯、石灰窯及熱電聯產,部分技術已實現商業化,形成規;a業經營,而目前國內生物質氣化技術的產業化應用主要以氣化發電和農村供氣為主,氣化燃氣工業鍋爐應用才剛剛起步,實際運行項目較少[12]。
   目前制約生物燃氣燃燒技術發展的主要問題在于燃氣熱值偏低,且焦油含量高。一方面,國內尚未有專門針對低熱值生物質燃氣開發的燃燒設備,大多由天然氣鍋爐改造而成,燃燒穩定性及燃燒效率都無法保證,因此需開發專用的低熱值生物質燃氣燃燒器,同時還需對鍋爐結構進行重新設計,提高燃燒效率和系統的穩定性。另一方面,生物質燃氣中的焦油會與水、灰結合在一起,沉積在氣化設備、管道、閥門和下游設備,造成設備堵塞及磨損,同時也導致燃氣凈化系統復雜且運行成本高昂。圖10為兩種常見的生物質燃氣利用技術路線圖,即“冷燃氣”路線與“熱燃氣”路線。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建議采用“熱燃氣”路線,即生物質原料經過氣化爐氣化后,通過高溫風機將高溫燃氣直接送入鍋爐燃燒,過程中確保燃氣溫度大于200℃,防止焦油冷凝,盡可能減少焦油對設備的影響。
2.3生物油燃燒
   生物油是生物質經過快速熱解后得到的主要產物,其能量密度是生物質原料的8~10倍,可替代重油用于鍋爐燃燒設備[14]。國內外已有許多研究機構對生物油在鍋爐和窯爐中的燃燒特性及污染物控制開展研究,經過多年的發展,生物油的鍋爐燃燒技術已經比較成熟,并且已在工業上有小規模應用。
   芬蘭NesteOy公司[15]利用改造后的2.5MWDam-stoker鍋爐,實現了生物油的穩定燃燒,尾氣中CO和NOx的排放量分別為0.003%和0.014%。芬蘭國家技術研究中心VTT[15]在改造后的8MW工業爐上進行生物油燃燒試驗,發現排放產物中除微粒外,其余污染物排放量均低于重油。此外,生物油與化石燃料共燃也是一種比較合適的生物油利用方式,美國RedArrow公司、荷蘭BTG公司[16]分別在20MW燃煤鍋爐及251MW天然氣電站中成功實現了生物油與煤、燃氣的共燃,結果表明生物油與化石燃料共燃對鍋爐設備沒有任何有害影響,還可以減少污染物的排放。
   生物油在鍋爐燃燒的關鍵技術是點火。生物油水分含量高,熱值低,在點火期間,水分的蒸發會吸收大量的熱量,導致生物油著火困難,且燃燒初期火焰穩定性差。同時在點火初期,爐膛溫度較低,火焰散熱損失嚴重,容易熄滅。為保證生物油的成功點火,最有效的方法是采取爐膛預熱或使用輔助點火源。其次提高霧化質量也有利于生物油的點火,推薦采用空氣或蒸汽霧化,典型的空氣霧化噴槍結構如圖11所示。其次,點火期間,在保證霧化質量的前提下,降低噴霧速度,可防止火焰被吹熄,有利于火焰穩定。最后,采用旋流霧化噴嘴可以在爐膛內形成高溫回流區,著火能更穩定。除點火問題以外,生物油霧化燃燒還需要注意下面的一些問題:生物油中一般含有一些雜質,其中較大的顆?赡軙氯麌娮,因此含固體顆粒較多的生物油必須過濾后使用;生物油穩定性較差,受熱后容易變性結焦,從而堵塞霧化噴嘴,因此需要用空氣冷卻噴嘴,并在啟停階段用酒精等燃料清洗油路。
3、鍋爐行業的選擇
   當前,在“限煤”的大環境下,鍋爐行業面臨著轉型升級的選擇。隨著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國家能源和環保政策逐步調整到位,鍋爐行業也基本明確原料綠色化、生產清潔化和產品智能化的發展方向。
3.1原料綠色化
   未來能源增長將主要來自于可再生能源,對于鍋爐行業來說,必須立足生物質燃料,從吃黑色原料轉向吃綠色原料。生物質燃料種類眾多,包括不同來源以及不同轉化技術得到的,燃料特性千差萬別,對鍋爐來說是不小的挑戰,但也是一個必須要解決的問題。
   鍋爐行業應充分認識生物質燃料特性對鍋爐實現高效清潔安全燃燒的影響,利用現有設備開展各種燃料(固體燃料或氣體燃料)及燃燒方式(純燃或混燃)下的性能測試,積累相關工業數據;應積極主動參與生物質燃料技術的研發,參與相關燃料標準的制定。例如,針對生物質燃燒過程中突出的沾污、腐蝕問題,通過燃料添加劑是可以大大緩解的,這就需要對現有的成型燃料標準進行修訂。另外,還應加快研制生物質燃料專用鍋爐,使生物質燃料特性與鍋爐參數相互匹配最終實現效能最大化。
   同時,鍋爐行業還要大膽探索與生物質能源結合的新方式,先行先試,搶占先機。實際上生物質氣化耦合發電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生物質氣化技術應用一直受制于焦油問題,但如果直接將氣化氣送入鍋爐燃燒,就可以避開焦油問題,如果配套的是大容量高參數鍋爐,效率和效益就更具優勢了。在實際工業生產過程中,還有很多待開發利用的生物質資源,采用合適的轉化技術,就地與生產過程中的用能需求相結合,對于控制和降低生物質燃料成本以及生產過程的能耗也是極為有利的。
3.2生產清潔化
   作為一種相對清潔的燃料,使用生物質燃料對于鍋爐污染物的控制是有利的。但我國能源行業整體實施超低排放已成趨勢,如何實現綠色燃料的清潔利用也是鍋爐行業采用生物質燃料時需要重點考慮的。應結合生物質燃料及其燃燒污染物初始排放濃度低的特點,因地制宜、因勢利導,采用靈活的技術手段實現污染物的控制,絕不能簡單照搬燃煤鍋爐超低排放技術。
   除了從原料端預處理入手,盡可能在燃燒過程中實現低排放外,還可以結合一些新技術,例如,以生物質熱解得到的富含有機酸的生物油為原料制備富鈣生物油進行聯合脫硫脫硝,其脫硫效率大于90%,脫硝效率最大可到57%。生物油還可以作為尿素SNCR脫硝的添加劑,有利于拓寬脫硝反應溫度窗口。將生物質熱解所得生物焦進行富氮化改性,不僅促進了富氮生物焦的孔隙結構的發展,還增加了富氮焦表面含氮官基團的引入,進而改善富氮焦吸附污染物的特性,是一種優良的煙氣凈化吸附劑,可以同時吸收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碳。如果將上述技術整合成一體,可以滿足超低排放的要求。
3.3產品智能化
   隨著信息技術的不斷發展,傳統行業與互聯網等新興技術的融合正在加快,未來的生物質燃料鍋爐理應進入智能化時代。通過物聯網,可以隨時掌握鍋爐燃料特性;通過人工智能系統,可以將鍋爐運行參數調整到最佳;生物質燃料的消耗量、能源(電力)輸出量、污染物排放量等數據傳向各種終端,整個生產過程可根據原料價格、庫存、碳稅、能源價格、排污費、設備狀態等進行智能控制,實現綜合效益最大化。
   鍋爐企業需要跳出傳統的只賣鍋爐的狹隘盈利模式,而成為清潔能源整體解決方案的提供商,通過提供技術含量高的產品,以及各種后續技術服務,甚至是承擔運營任務,獲得長期收益。此外,還應打破用戶、制造企業及行業專家之間缺乏深度信息融合的限制,充分利用“互聯網+”技術及工業鍋爐行業專家資源,搭建集監測、診斷及遠程服務于一體的綜合性平臺,并基于平臺大數據,為鍋爐制造企業的標準設計、用戶的爐型選擇、鍋爐系統的運行優化提供指導,促進工業鍋爐產品運行智能化、設計標準化、全生命周期持續進化,全面提升我國工業鍋爐行業的技術水平。
4、結語
   鍋爐行業正處于一個新舊交替的重要歷史時期,機遇與挑戰并存。在與生物質燃料結合的過程中,需要打破行業傳統發展模式的束縛,始終瞄準新技術和市場變化,不斷提升產品和服務質量,拓寬盈利渠道,開創鍋爐行業發展的新時代。
   轉載請注明:河南省富通新能源秸稈木屑等生物質顆粒機生產設備www.cnketing.com

  • 上一篇:淺談生物質燃氣鍋爐的選型及應用
  • 下一篇:生物質鍋爐燃料完全燃燒的條件
  • 更多
    木屑顆粒機
    木屑顆粒機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亚洲五月天,自拍偷自拍亚洲精品偷一,欧美大胆性生话